首页 汽车360全景正文

[航拍]无人机小白如何在小城市创业,开辟无人机航拍市场?| 我是飞手

  王有,乌海市天天无人机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,同时也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。公司目前主要业务是做航拍,不过为了在没有业务的时候也可以挣到钱,他们也会做植保、买卖飞机等业务。   回顾近几年的航拍经历,让王有觉得拍摄难度较大的一次是2018年9月中国公路自行车大奖赛乌海站的航拍直播。因为其他设备会对自行车的气流造成影响,比赛的总裁判不允许其他车辆近距离靠近自行车,因此无人机航拍就成了此次拍摄的重中之重。   自行车的速度最高可达80公里每小时,这样的速度给飞行操作增加了难度,在进行横飞、俯仰等飞机姿态会发生转变的操作时,只要任何一个动作没跟上,都可能导致拍摄素材的丢失或者不完美。因此他们在拍摄时采用了运动模式,并且在拍摄前提前测量好飞机与障碍物之间的距离,副手负责观察飞机姿态和障碍物间的距离,王有负责记录障碍物的高度与位置,这样就可以在飞行时免受障碍物的限制。   当时他们用了两台飞机,一架精灵4P和一架悟2,主飞机型是精灵4P,因为悟2低空飞行时可能会对选手造成干扰。不过如果飞机图传接收信号不好的时候,会启动悟2,做一个画面转播的备用画面。拍摄时,他们都是以稳定的姿态来拍,避免极速打转向云台角度突然刹车,而且为了不影响选手比赛,王有都是在选手的后方,向前飞行。最终这次航拍直播的效果很好,保证了每个镜头都是平稳无卡顿的,直播画面基本用的都是航拍画面。   从一个人的孤军奋战到创立公司   王有从一开始接触无人机,就有很清晰的想法,就是在乌海创立属于自己的无人机航拍公司。因此,他没加入过其他无人机航拍团队去磨练,现在的航拍技术基本都是靠他自己不断摸索出来的。   顺利考证后,他知道自己学习的只是无人机基础知识,要想成为一名合格的商业航拍飞手,还需要学习更多知识。他在一名经验丰富的飞手推荐下购买了大疆精灵3A,买回来后,他就每天不停练习飞行技巧,先从最基础的8字开始,再到练习刷锅,之后再从网上寻找无人机航拍教学视频,学习更多航拍技巧。当时的航拍教学视频并不多,王有就自己构想一些航拍技巧,并付诸到实践中。   等到慢慢掌握了航拍技巧后,王有开始以个人名义接单,他接的第一笔单子,是给一个学校的运动会航拍。运动会开始前两天,他就开始做各种准备,飞机状态、电池状态、内存卡、显示器等都来回检查了数遍,还在笔记本上写下了这次航拍需要的镜头、飞行轨迹等。经过充分的准备,第一次航拍非常成功,当下王有的第一感觉并不是兴奋而是累,他说:“紧绷了一天的神经,成功后松懈下来,就觉得特别累。”   后来,他就开始一步步着手准备创建自己的无人机公司,从一开始一个人的孤军奋战,到现在他的公司已经是有6名成员的小团队了,也配备了很多机器,比如:悟1、悟2、精灵3、精灵4、精灵4P、精灵4P2.0、御1、御2zoom,以及穿越机、直升机和玩具类无人机。   坚定自己的想法,踏入无人机领域   最开始王有想自己创立无人机公司的时候,他的家人是持反对意见的。2015年,王有在赤峰做着与无人机毫不相关的生意,偶然看见与航拍相关的新闻报道,又在网上了解了无人机的知识,了解越多他越觉得航拍是个不错的行业,当时他满心满眼都是做无人机航拍,连策划书都起草了,但家人非常反对,他就放弃了。   到了2016年3月,他还是对航拍心心念念,觉得航拍的发展前景会非常好。这次他选择坚持自己的想法,和家人再次商议后前往北京学习了无人机。由于考证的事情决定的很匆忙,他报考的时候距离考试只有15天时间。   但王有仿佛天生就是吃无人机这碗饭的,凭借一定的天赋和不懈的努力,他成功考取了机长证。考证期间,理论和地面站的学习对于王有来说较为困难,王有说,当时他们理论每天都有模拟考试,他每次都是最后几名,紧迫的时间和落后的名词,让王有压力特别大。他就一边练模拟器,一边学习理论,晚上回到宾馆更是每天学习到凌晨两三点。   实操对于王有来讲就相对轻松了,王有当时是考试前两天才飞的外场,第三天考试很顺利就通过了。他说:“我对飞机的操作好像有一种天然的感觉,几乎上手就能飞。”15天,从一个无人机小白到顺利拿证,个中艰辛和不易,怕是只有王有一个人能体会。   “第一个吃螃蟹的人”   回到乌海在无人机航拍领域创业,王有可谓是“第一个吃螃蟹”的人,当时乌海的航拍市场近乎空白。他当时是乌海第一个有证,并且单干的无人机飞手。但作为一名新手,不管是以个人还是公司名义,接单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,   前期他主要通过朋友介绍接单,后来他自己制作名片以及价格方案,投送给相关航拍部门、传媒公司、婚礼公司、广告公司等。他还通过自己的主持人朋友,进入到乌海主持婚礼群里,在里面和可能涉及到航拍的人交朋友,通过微信聊天的形式,慢慢大家就开始逐步认可王有和他的公司。   王有第一次炸机就发生在一场婚礼上,在拍摄新郎新娘进走廊,把飞机拉起来刷锅的时候,飞机转到了高楼的另一面,他当时马上进行了反方向飞行,但平板依旧显示飞机无连接,他赶紧往高楼的一个角跑过去,试图从正面连接飞机,还是连接不到,而且小区里也找不到飞机,当时王有就想,这下坏了,飞机肯定炸机了。   随后王有就开始四处找飞机,怎么都找不到,地面上一点飞机残骸都没有,他就急忙跑到高楼的最高层,用望远镜四处观察,最后在一楼单元楼道口顶上发现了被摔得稀碎的飞机,只剩下电池是完好的。后来查找原因,是当时他没有了解飞机遮挡信号问题,另外,返航高度设置低造成的。   还有一次飞机失联的情况,也让王有印象深刻。2017年,他接到为国际马拉松比赛航拍的单子,参加人数达到3万人,这对于王有来说飞行压力特别大,他提前一天进行了试飞、解禁等准备工作,就怕比赛当天出现意外。但比赛当天早上还是出现了小意外,飞机在王有右前方不到20米的地方出现未连接的情况,飞机在无任何操作的情况下,自动降落到带路警车的车头上,当时把王有吓出了一身冷汗,还好后来活动直播圆满完成。后来,王有自己总结失联的原因是,飞机受到了无人机干扰设备才出现问题。   结语   王有认为目前公司发展的最大困难就是接单的不稳定性,旺季会有飞不完的任务,但等到天气冷或者活动少的时候,一个单子都没有。因此王有一直在尝试让自己的公司向综合方向发展,此前他便拓展了植保、买卖飞机等业务,2019年他打算把航测业务做起来,再做一个100人规模的无人机爱好者培训课程。同时,他也希望增加公司的场地面积和人数,并且带领团队成员至少外出学习3次。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